行動的力量--21,心想事成的密碼.jpg


01過去不等於未來,以不變應萬變,對嗎?

有一句老話說:「以不變應萬變。」可是,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新世紀裡,我們真的還能抱持著如此阿Q的心態,矇混過去嗎?
等事情真的來臨的時刻,我們真的能夠什麼也不做就輕易過關嗎?
當別人成功做了改變,成就遠遠勝過於我,那時候我再來急起直追,真的來得及嗎?
曾經輝煌的過去
逢甲大學企管系畢業前,我毛遂自薦進了漢聲廣播電台實習,我一直很喜歡音樂,也很憧憬播音員的工作。只是畢業以後,我還是循著一般人學以致用的道路,在學長的推薦下進入台達電子擔任HR(HUMAN RESOURCE 人力資源的簡稱)。
HR主要是管人事,特別需要細心與耐心,這不是我的專長。做了一段時間之後,我明白自己不是很適合這個工作。
雖然我適應得不錯,後來也順利轉調到採購部門,還被中強電子挖角去當人事主任,但卻也讓我發現,相較於買東西,我更擅長賣東西。
從每一天的工作經歷中,我漸漸開始知道自己喜歡什麼?不喜歡什麼?擅長什麼?不擅長什麼?
進入了信義房屋工作後,我更加了解自己,持續強化我的強項特質,果然成功地打亮了我的招牌──
獲得最佳﹁金仲獎﹂。
受邀到大陸演講。
接受副總統連戰的召見。
我努力的在挫折和難關中一步步前進,無疑的也成熟了在業務工作上的技能與專業,也得到了成功的果實。
後來我到華信銀行推動銷售「MMA投資管理帳戶(Money Management Account整合型帳戶)」,同樣也努力地做得有聲有色。
在短短的六個月當中,主講了一百四十七場投資理財講座,最後更順利轉進一家優質企業,成功轉職科技業。
這段歷程,從職業欄目條列出來,看起來很順遂、很亮眼,但我覺得自己並不是平白收穫,其實在過程當中我也付出了很大的心力和代價。
誤打誤撞的錄取
不過,這些輝煌的成績竟在我踏入安捷倫科技之後,失去了金鐘罩的功能,由於職場轉換帶來的核心能力需求偏移,讓我遭遇了嚴重的挫折,嚴重到幾乎讓我萌生放棄的念頭。

我之所以加入安捷倫科技的陣容,說起來是一段誤打誤撞的奇遇。
「安捷倫」這個名字,大家聽起來很陌生,不過說起「HP」大家一定都知道。
這個世界知名的科技企業大廠,在一九九九年分成兩家公司,一家是惠普(HP),一家就是安捷倫;前者銷售三C產品,後者主攻電子量測儀器,兩家公司互為表裡,相輔相成。我之所以會到安捷倫面試,一切全在我意料之外。

我在華信銀行銷售﹁MMA投資管理帳戶﹂的時候,曾經到HP舉辦過一場投資理財的講座,或許是我成功地展現了業務銷售的能力,後來安捷倫的人力資源部門,就主動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去參加面試。
能夠被挖角,表示我的表現受到他人的矚目和肯定,這當然很令人暗爽,不過當我問及對方需要的員工條件時,很快就打退堂鼓了。

「請問這個工作需要什麼特殊的條件?」
「第一,我們需要非科技業的頂尖sales。」沒問題,我是房地產業的頂尖sales。
「第二,我們需要這個人有科技產業背景或相關經驗。」這也OK,我待過台達電子和中強電子,都是科技相關產業。
最後,第三個條件是:「需要英文聽、說、讀、寫流利……」
聽到這裡,我已經不抱希望,只好對張協理說:「謝謝,再連絡。」
沒辦法,英文一向是我的死穴,賣弄幾個單字唬唬人還可以,要聽、說、讀、寫流利就不用談了。
然而,儘管我不抱希望,而且也沒有理由考慮改變自己本來做得很順手的工作,不過對方卻還是屢屢熱情邀約。後來老婆生了第二胎,剛好有陪產假的空檔,抱著「不如去試試看」的心態,也順便測測自己在市場裡的水溫,我決定去面試。
面試當天與主考官聊得很愉快,一周後就接到第二輪面試的通知,知道自己能夠從十二位人選當中,成為脫穎而出的四個人之一,說真的,自己也滿開心的。
不過,一直到這個時候,我都沒有打算換工作。
結果,第二輪面試,老闆親自出馬,他是個澳洲人,特地從澳洲飛到台灣面試新主管。
一聽到老闆是外國人,我的心就涼了一半。
我故作不經意的試探對方:
「請問老闆會講中文嗎?」
「不會!」
「現場會有翻譯嗎?」
「沒有!」
完了!沒望了!
真不想去丟臉,不過,都走到這一步了,臨陣退縮不是更糟嗎?
只好拿出所有跟英文相關的書,無論是高中、大學的教材,甚至連國中英文課本統統翻出來,囫圇吞棗得啃過一遍。
等到面試當天,再怎麼不濟也只能硬著頭皮撐過去。
三個小時過去,我講最多的英文字就是 yes, no problem, thanks, ok, as I know……其他的全都矇混過去,至於老外說些什麼,我連一成都聽不懂。
我是一個驍勇善戰的業務人員,一向以說服為成功利器,但是現在要坐在老外面前推銷自己,我竟只能結結巴巴、笑得尷尬。那種感受,只能用「孬」和「遜」來形容。
安排面試的飯店房間冷氣很強,但我全身冒汗;桌上的餅乾看起來很好吃,可是我連吃的慾望都沒有。
面試結束以後,我茫然的站在飯店門口,只有一個念頭:「想死!」心底懊惱自己從國中開始學英文到大學,怎麼遇到老外居然像「俗仔」一樣沒用。
菸,一根接著一根抽,腦袋一片空白。
回到家我像隻鬥敗的公雞,什麼話都說不出來,我沒告訴老婆我去面試,更不想告訴她我根本沒有錄取的可能。

可是,沒想到,安捷倫的通知來了:
「謝先生,恭喜您,您錄取了。」而且還邀請我到總公司去領取Offer Letter(聘任函)。
我想不出自己為什麼能被錄取,雖然一直到接到通知的當下我都還不見得想換工作,但是知名外商公司打算給我什麼樣的薪酬條件,卻讓我很好奇。
抱著姑且一看的心情,我去了。
整份信函當然又是密密麻麻的英文,正準備跟祕書說我要帶回去看過再決定(其實是想要回去查字典),突然看到信函中央有一排我連想都沒有想過的數字,是公司願意給付的酬勞。
我心動了,非常非常心動,心動到當下就做了決定。不過,我也問出了一個宇宙丟臉的問題:
「請問我要簽哪裡?」
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刻,不改行嗎?
不管那位祕書後來有沒有偷偷笑到內傷,總之我成了安捷倫科技的其中一員,擔任負責銷售電子量測儀器售後服務業務部門的專案業務經理。
一上工作崗位,一切都準備得好好的,大企業果然不一樣,辦事超有效率。識別證、筆記型電腦、手機,該有的全都在我的座位上等著我。
打開電腦,打開收件匣,裡面早已經設定好帳號,也有一封歡迎信函等著我開啟……
當然,全都是英文。
外商公司的福利好、待遇佳,但對我而言最困擾的就是他們實在太依賴英文了。我徹底體會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了。
我進入了一個不會英文就無法存活的世界,而我手中的武器只是破銅爛鐵。為了掩飾弱點,我把高中時用的《文馨字典》帶到公司,當了兩個多禮拜的「高級查字典經理」。
有一天,一位祕書過來和我交換名片,歡迎我加入安捷倫。她看到我在查字典,很好奇地問:
「咦?Lewis,你在查字典啊?」對啊,怎樣?
「你這本字典看起來很有歷史了耶……」對啊,怎樣?
「哇,現在很少有像你這麼用功的同仁了……」對啊,怎樣?
「那你是哪個字不懂?要不要我幫你?」
「好啊,請問這個字是什麼意思?」
「這個字?calibration就是校驗的意思啊。」她想都不用想就可以回答出來。
我立刻站起來,慎重地跟她說「謝謝」,她笑著說不用放在心上,就回座位去了。離去前,我彷彿從她的眼神中,看見一排令人懊惱的跑馬燈:
「不會吧,你連這個都不會啊?……」
是啊,安捷倫就是主攻電子儀器量測,怎麼會連跟業務最相關的單字都不懂。自己想來也覺得很誇張。
或許她並沒有嘲笑我的意思,也沒有刁難我或怎麼樣,但是「說者無意、聽者有心」,我為此介意了一個多禮拜,每一回想起當時的對話和情景,我的心裡就有一股怒意發出。
我很想跳上桌大喊:「好歹我也是民國八十六年台灣第二屆十大仲介經紀人,榮獲連戰召見,和房地產菁英們合出過一本書,還到北京和上海演講過,妳只不過英文比我好而已,其他哪一點比我強?」
可是,我也明白,我沒有立場這麼做。
因為,我犯了一個職場上很嚴重的錯誤:「過去不等於未來」。
不管我過去如何風光,我現在的工作需要英文,而我英文很破,根本沒有我發揮業務專業的餘地;還沒上戰場,我就被KO了。我就算是個將軍也只是個英雄無用武之地的「過氣將軍」。
我心裡第一次冒出放棄的念頭。
「不如辭職算了!」
我把這個想法跟老婆討論,想不到老婆竟然反過來樂觀的要我正面思考。她說:
「你不要想太多啦,你看你到哪裡去找這麼好的工作?錢又多,又只需要在公司查字典,多好!」我也明白她是故意逗我笑,畢竟小兒子剛出生,家裡開支增加,實在不容得我任性。
於是,我先去買了一台迷你哈電族,不再拿著一本大字典攤在桌上,改放在口袋裡偷偷查。
可想而知,這絕對不是長久之計,我還是會遇到許多熱心幫我的同事,然後,我又會從他們的眼中看見那排讓我羞恥惱恨的跑馬燈:「咦?你連這個都不會啊……」
我討厭自己技不如人的窘境卻又無技可施,但是,有一點我非常清楚,就是,我非改變不可,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。
既然過去不等於未來,那表示以不變應萬變的這招也將失效,我如果放任自己在這裡乾耗,遮遮掩掩、捉襟見肘,最後被淘汰的肯定是我。
於是,我決定開始行動。

創作者介紹

謝文憲(憲哥)專書部落格

謝文憲(憲哥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之芸
  • 過去不等於未來,以不變應萬變,對嗎?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