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302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隨時檢核自己的核心能力
我在安捷倫科技待了六年,也獲得了最高榮譽的總裁獎,當我得到這個榮譽之後,我面臨到一個新問題:下一步我要做什麼?

這個問題困擾我好一陣子,我也尋求了不少建議。

老闆建議我去進修電子電機相關的技能課程,取得學位。我雖然知道想要在科技領域裡爬升,這個方向是不得不走的路,可是對我而言,我不僅想:這真的是我想走的路嗎?

在因緣際會下,我到了文化大學推廣教育中心擔任「電話行銷技巧」的講師。每個月得花一個晚上上課,雖然時數不多、車馬費也不高,可是轉換不同的工作模式,卻讓我興致勃勃,即使要奔波也不覺辛苦。

同樣的工作報酬,正職工作可能花不到二分之一的時間和心力就能完成,兼職講課反而要花上更多的時間準備。可是,我在正職工作上雖然因為得心應手而得到的快樂有八分,幸福感只有兩分;講課的時候,事前準備的痛苦讓我的快樂只有二分,之後得到的幸福感卻是滿分。

謝文憲(憲哥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雙黃線組織
許多組織型態是有雙黃線,這種組織型態是不能超車的,大家有先來後到,後來的人雖然是高手,也無法透過這種機制晉升,只好乖乖地等前輩離職、退休或調單位,問題是,有可能嗎?再加上組織縮編,位子不多,於是老虎一走,組織老化,前輩也死在漂流過程中了。



創造一種沒有雙黃線的組織,靠的是有效的績效評核系統,一般企業組織俗稱KPI ( 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 關鍵績效指標 ),我把它稱為「K- Pi」。把Pi拿來K,讓少年保持恐懼,讓他保持清醒,或許一套好的「K-Pi」系統,就會讓組織再造,讓組織永遠保持鮮活。我想我的「K- Pi」,是李安當時在選片名時,始料未及的吧?


謝文憲(憲哥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歲末年終,總會有一件不想做,卻又不得不做的事,那就是:等著老闆打考績。

小芯是我在銀行的學生,她上個月寫了封信給我,她說:「經理始終不了解身為櫃檯第一線行員的辛苦,每天只會逼我們轉去做理專,我不想去,今年終於考績被打丙,沒有年終還不打緊,明年可能連飯碗都不保。」

她問我:應該轉去做理專嗎?或是離職?或是繼續撐下去?還是跟經理談談?

只能被迫等待考績嗎?

企業內績效評核的方式雖有很多種,但是絕對脫離不了「質化」與「量化」兩類。

謝文憲(憲哥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